泥脚门户网站 > 财经 > 文章页

互联网亚博家居官网是多少|一个富平老人的坚持:知识改变命运

互联网亚博家居官网是多少|一个富平老人的坚持:知识改变命运

互联网亚博家居官网是多少,识字

我叫雷秀云。

1942年,我出生在富平县薛镇乡后雷村一户贫苦农民家。

1947年,我五岁。初冬的一天,西北风吹得很冷。

我从外面回到家里,看见母亲正在用隔壁哥哥写过字的废纸糊窗户。顺手捡起风吹在地上的半张“废字纸”擦鼻子。母亲看到后一把抢走,狠狠地打了我一下:“敢拿字纸擦鼻子,寻得造孽呀!”

我问父亲:“为啥不要我用烂纸擦鼻子,造啥孽呀!”

“因为纸上有字,字在世上高于一切。”

父亲把我抱上炕,坐端身子,拉我和他面对面坐好,给我讲字的奥妙,读书的好处。“头悬梁,锥刺股”的故事,我听得似懂非懂。但却我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想读书的种子。

1950年,我八岁。进入雷家小学读书。

学校里桌子是泥做的,凳子是自己带的。当时没有课本,只能学些唱歌、跳舞、打腰鼓、打花棍等这样的热闹事情。我很兴奋,因为我也能读书了。

失学

1952年夏收前夕,政府号召“查田定产、统购统销”运动。小组对各村耕田逐片进行评产,各村的人按评的产量缴纳公购粮。

政府这一决策,无疑得到了广大农民的拥护,但一小部分人却不同意。

我父亲作为当时的乡村干部,组织查定工作按计划进行着,可是那一小部分人却开始和我们家过不去。

有一天上课时,老师走进教室,发现我的同学雷xx站着,就问:“你为啥不坐?”

雷xx指着我说:“她不让我坐她板凳”。

我心急气促,还没开口。坐在后面的几位大同学就异口同声地喊:“就是的,万两(我的小名)不让雷xx坐她板凳。”

老师立即责怪了我。后面的同学故意哄堂大笑……

我羞的面红耳赤、六神无主,委屈的泪水一下子淹没了心灵的堤岸,哭得抬不起头来。

因为我怕给家里惹事,也无法面对上述的一切,就再也不想去上学了。老师叫过我几次,全家人都劝我去上学。虽然我自己也很爱念书,可就是一想到老师的指责、同学的欺负,教室里的哄堂大笑,我就没勇气了。

失学,成了我一生的遗憾。

复学

失学之后,我参加了集体锄地、送肥、收庄稼等各种农活。和大家一起开会、听报告、学习张秋香种棉以及农业技术人员的科学种田。

我羡慕在电影上看到的火车、汽车,还有城市、工厂、机器、电灯,又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不该停学。

就在这时,天地间吹来了一股春风:政府掀起了扫盲运动,18岁以下的失学者,都可继续上学。

1958年10月26日,我正式复学了。

由于我从前在“初小”只读到五册书上的第六课上就停学了,所以,翻开“高小”的每科书籍,都是一片茫然,所以,我尽可能抓紧分分秒秒的时间学习,上课专心致志地听讲,眼睛盯着老师的嘴,老师讲一句,我就默默地复述一遍,唯恐漏掉一个字。

有一次上自习,老师双手捧着一叠试卷走上讲台,和颜悦色地说:“有位同学刚进校时基础很差,这次考的还可以,就是字体不好。”我感觉到是在说我,因为我上初小时用的是毛笔,当时用蘸水笔还真是不能得心应手。

老师挨个发卷子,走到我跟前我马上站起来双手接了卷子,老师语重心长地说了句:“加油!”我腼腆地点了点头。

老师那句“加油”就像一个打火机,点亮了我心中那盏继续求知的灯,也驱散了我的一切思想障碍,使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学习中。

小学毕业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“西安纺织技术学校”。全家人都很高兴,可是将要上学的时候,因为国家政策的变化减少城市人口支援农业建设,西安纺织技术学校停招,我又被薛镇初中录取了。

中学

1960年9月1日,我到薛镇初中报了到。

当时学校正在新建,端胡基,垫操场,都由师生课间干。农忙时,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,唱着革命歌曲,喊着“艰苦奋斗、发愤图强,支援农业第一线”等光荣口号。

到田间帮助生产队搬玉米、拾棉花,师生个个争先恐后,劳动场面热火朝天。还用课余时间,在地里拾玉米、捡豆子、上山挖药等,实行勤工俭学。

薛镇中学没有围墙,也没有一棵树。开学那几天,天气还很炎热,教室的墙壁被太阳晒得和冬天烧的热炕一样。可是在这蒸笼般的教室里,老师津津有味地讲课,同学们忍着热,流着汗,聚精会神地听讲,踊跃地举手发言。

下课了,老师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似的,左手急忙擦去额头上的汗,右手高举向同学们挥动着,乐滋滋地说:“同学们再见!”

开饭了,大家就喝着开水,吃着从家里带来的杂粮干馍,谈论着俄语的发音,有说有笑,特别热闹。

冬天就难熬了,教室像冰洞一般,老师的手大概也冻麻了,写板书时,粉笔在地上掉了好几次。老师捡起粉笔一边擦着鼻涕一边高声问:“同学们冷不冷?”

“不冷!”大家异口同声地喊。

老师笑着说:“呵呵我们都成神仙了,每人嘴里都冒着仙气,怪不得不冷。”同学们惊奇的扭头互看,不约而同的张口大笑,嘴里的气雾袅袅上升。

老师让大家站起来搓搓手、跺跺脚,又生龙活虎地讲起课来。

在这国家最困难的艰苦岁月里。我经过两年“完小”和半年“初中紧张而刻苦地学习,不仅学到的是文化知识,最大的收获还是炼出了我的坚强意志和克服困难的精神。对我以后在过日子和管教孩子等方面都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结婚

在我学习干劲正十足时,突然来了一个晴天霹雳的袭击,母亲让我停学去结婚。

当时,我的心像芥麦开花遭黑霜,立即蔫了下来。我从来没有违背过母亲,就委屈地忍痛割爱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从学校把行李往回背的路上,我很伤感。生活呀!你咋对我这么苛刻!要是再给我这两年时间,我就能初中毕业,能多掌握些知识,对社会能多做些贡献。

走着想着,流着泪,我忽然思绪一转,想起毛主席在《纪念白求恩》一文里的话:“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,但只要有这种精神,就是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。”对,只要用这种奉献精神好好劳动,支援农业第一线,生活仍然有意义。

我遵父母之命,1961年(19岁)停学结婚到湾里农业生产队。

在生产队里,我并没有忘记政治学习,加入了共青团组织,还担任了大队团支部学习委员。不过好景不长。在文化大革命中,因成分划错问题,生产队长把我轰出党、团、干部会场。

从此我再没权利参加任何政治学习,更不能加入党的组织。

这种不开会、不学习的生活使我百无聊赖。正在焦急不安,痛苦烦闷之时,猛然想起有些革命战士在监牢里都坚持学习真理的故事,于是我就在家里学习《毛泽东选集》、党章及一些党和国家的政策,这才稳定了心神,增添了我对生活的勇气。

婚后的日子很苦。给我贫苦日子带来幸福、快乐的事情是,我的三个孩子:大儿子江盈、二儿子江社和三女儿江娥相继出生了。

大儿子

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,土地下放到户,我家没有牲口,加上地形复杂,四亩多地共分了十几片。

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干这些繁重的农活,我的大儿子江盈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每次放寒假或星期天,他都奋不顾身地干农活。有时回来出完猪、羊圈里的粪,还要把粪拉到地里有时还叫上几位同学帮忙拉粪、翻地,尽可能地干完重活。

因为常给家里操心,江盈复读后二次高考又以几分之差落榜了。

江盈落榜后,村子有些好心的人看到我家困难,就劝我不要让江盈再念书了。江盈自己也不想念了。可我知道江盈学习很用功,平时成绩也很好。我不能让外界的干扰使我娃半途而废,就鼓励江盈再次复读。

可家里的情况给我娃造成了很大的负担。

一个星期天,江盈和我挖地。眼看天黑了,我几次劝他赶紧回家背馍去学校。他急得边哭边挖,说要把这片地挖完再走。

我实在说服不了他,就陪着他挖。

天黑了,四处没有人影。皎洁的月亮给我们照明,亮晶晶的群星给我们作伴,呼呼的夜风吹得树叶唰唰唰唰地给我们壮胆。我娘俩攥紧镢靶一上一下使劲地挖。

地挖完了,皎洁的月亮,眨眼的星星,和我们都松了一口气。它们和瑟瑟的秋风送我们回家。

回到家后,江盈怕明天迟到,执意要去学校,就背上馍走了。

1983年,高考分数出来,江盈的成绩终于上了本科录取分数线。

二儿子

1984年8月的一天中午,江社(二儿子)看完高考分数回来,一脸的紧张、屏气凝神地注视着我。我就猜透了他的高考结果,急忙把我娃拉到怀里说:“不怕,不怕,不论考得咋样,都是一次锻炼。咱从中摸索经验,明年还能重新再考。”

江社马上长长出了口气,走到我跟前说了他考试的经过以及他的失误。

这时,家里来了几位邻居,都对我说:“没考上好,没考上好!看你虚胀浮肿的身体,江社以后就能帮你下地干活了。再说,女人就不是种庄稼的料,特别在咱这半山区地方,前几天,你带着江娥到十几里山路的渠口看水,排队浇地,看了几个通宵,结果也没浇成地,还让那对不讲理的夫妻大骂了一顿,把你气得双手颤抖,把娃气得脸色发白。我们在一边看的几位老人、妇女都落了泪。”

大家走了后,我在家里想起江社刚上初中那天放学回家时的情景。

他连蹦带跳地到我跟前,两手各拉住我的一只手,兴奋地说:“妈,老师说我们现在要学英语了。谁学的好,就给谁奖一个像电影一样的小镜子。镜子里面有好多节目,新闻、音乐……,还有秦腔戏。我一定要好好学英语,争取得一个那样的镜子,支在咱这桌子上,你坐在炕上纺线时,还能看秦腔戏。”他那真诚、自信的话语;还有他那幼小的心灵里装着我爱看秦腔戏的孝心,使我流出了感动的热泪。

又想到江社幼小时那瘦弱的身体、矮小的个子、机灵的眼睛,以及那颗热爱学习的心,我顿时有了主意:我能让他放弃学业吗?不!累死累活,我绝不让我江社停学。这时,我下了决心,自言自语地说:“可爱的孩子,你努力吧,上进吧!妈妈支持你!”

1985年,江社考上了西安外语学院,全家人都很高兴。

1989年,江社大学毕业,分配到三原铁中任教。江社参加工作后,我们全家都离开了难舍的家。到城市里去生活。

三女儿

江社考上大学的这一年,江娥中考落榜了。我这当母亲的明白,并非她学习不用功,而是家庭的不和谐影响了她的学业。

我对江娥说:“娃呀,你父亲的命短,造成咱娘们的命苦,咱要刻苦努力来改变命运。”复读吧!再加一把劲,我和你哥都会支持你。”于是,江娥在初中复读了一年,1985年考到美原高中。

1989年,江娥在美原高中毕业,因身体不好,高考落榜了,我没松劲,动员江娥再次复习。可是江娥体质很差,我就把家里的麦子卖了,用卖麦子的钱买了些蜂王浆、肌苷、补脑汁。每星期风雨无阻,步行十五里土路,到美原中学给江娥送吃的馍菜和补品。

1990年,江娥高考又失败了。因为江娥平时学习很好,我们全家又动员娃再次复习。于是,江社把江娥带给三原铁路中学复习了一年,

1991年终于考到咸阳师专学校。后来经过自学拿到了本科学历,现在西安铁一中分校任教。

因为我的坚持,也因为孩子们的努力和拼搏,他们总算都没有放弃学业,并且在学习的道路上都有所收获,迈出了知识改变命运的关键一步。

▲我就是凭着这台缝纫机,不论严寒酷暑,数十年如一日,一分一角的为孩子们筹措学费,支持他们完成了学业。

苦尽甘来

大儿子江盈1987年7月大学毕业,分配到长安县203兵器研究所工作。

1990年,趁着“五一”劳动节喜庆的日子,江盈借钱给他和江社同时操办了简单的婚礼。

同年11月28日,大儿媳生下一个可爱的男宝宝——我的长孙赵竞祥。

如今赵竞祥已29岁,2014年从美国读研回来,目前在西安一边读博一边工作。2016年8月28日,赵竞祥和一个正在读研的西安姑娘举行了隆重的结婚仪式,从此我就有了一位漂亮、乖巧的孙子媳妇,她的名字叫佟凡。

去年农历12月26日,佟凡给我家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。

1994年6月6日,小儿媳(江社媳妇)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可爱女婴赵海晨,从山东大学毕业后,又在英国读研,毕业后回国,现在在陕西考古研究所上班。

1995年,女儿和她咸阳师专毕业的一位同学(岳忠)结了婚,1997年生了一个令人喜欢的男宝宝——岳松辰,在南京大学本科毕业后,到北京理工大学攻读研究生。

目前我们这个大家庭里共有12口人,其中6个大学生、1个博士、3个研究生。儿女们也都陆续买了房,有了属于自己温馨的家。

▲幸福的一家人。

文章节选自雷秀云《留痕岁月》,已获作者授权。

>>相关阅读:我叫雷秀云。

作者:雷秀云

富平县人

版式设计:宅饼

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:@贞观club

栋曲新闻

 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栏目最新